中證網訊(記者 何昱璞)朱雀基金“融入洪流”2021年度策略會日前在上海召開。朱雀基金副總經理兼專戶投資部投資總監黃振擔任演講嘉賓,展望先進制造產業鏈的投資機會。

  在剖析行業投資機會之前,黃振首先介紹了朱雀基金的整體邏輯框架:在朱雀基金,賽道沒有好壞之分,每個行業都有自己不同的發展階段,每個行業會有四個周期:初創期、成長期、成熟期和衰退期。每個階段特征不一樣,在發展初期朱雀基金會重點關注這個行業滲透率提升的驅動因素,到了成長期會關注整個行業競爭格局變化以及哪些企業可能會脫穎而出,到了成熟期會關注企業創造穩定現金流的能力,基于不同的特征尋找相關的投資機會。

  黃振表示,歷史來看,每一輪科技創新都會帶來新的增長機會,比如最開始的工業革命,把人類運輸方式從馬車轉化為鐵路,電氣及內燃機技術創新推動了燃油車的發展,九十年代的信息技術發展帶來了互聯網產業崛起,最近幾年就是大家耳熟能詳的人工智能等等。朱雀基金把科技創新帶來的投資機會分為兩類,一個是0到1的,一個是1到10。不是每個科技創新都會由0到1成長為1到10大的行業,前者是小眾市場,后者是巨大的市場容量,對于朱雀基金而言要找1到10,因為更有可能出現大市值公司。

  至于如何尋找從1到10的投資機會,黃振認為科技創新只是邏輯起點,更為關鍵的驅動因素在于科技創新的性價比。展望未來,黃振分析了三個方向的投資機會:太陽能+儲能、汽車智能化和商業航天。

  太陽能+儲能:性價比驅動“能源清潔化”

  黃振指出,太陽能產業的發展需要解決成本和間歇性兩個難題。2020年全球太陽能項目最低電價已經降至1.32美分/度,國內太陽能競價項目也出現低于火電脫硫脫硝電價的情況。在海外,太陽能已經成為美國成本最低的發電技術,盡管頁巖氣革命推動了美國能源產業的發展,但2019年美國新增電力裝機構成中,39%來自太陽能,天然氣機組占比為32%。另外,美國2023年-2027年會有100GW化石能源退役(火電+核電),考慮利用小時差異,需要400GW-500GW的可再生能源替代。

  在太陽能的間歇性環節,隨著抽水蓄能以及以鋰電池為代表的化學儲能的持續發展,特別是近幾年電動車產業大發展帶來鋰電池產能的快速擴張以及成本下降,黃振認為,儲能與光伏的結合將會成為后續能源的重要構成部分。

  至于該領域的投資機會,黃振指出,近年來行業集中度快速提升,從硅料到組件,各環節競爭格局均有改善。龍頭企業依靠技術、成本、資金、渠道優勢加速擴產,形成正循環,行業馬太效應初顯。

  汽車智能化:百年未有之變革

  數據顯示,汽車電子已經成為Tesla Model 3成本價值占比最高的部分之一,僅次于動力電池系統,2030年,汽車電子占比將增至45%,成為全車價值占比最高的環節。

  黃振認為,電動化只是汽車行業變革的序章,智能化才是產業百年未有之變革。一輛國產Model 3售價可以下探到25萬元人民幣,假設特斯拉的盈利能力相對傳統整車廠更強,每輛車硬件的凈利潤可以做到2.5萬元人民幣,但一個FSD安裝包的售價是6萬元人民幣,看不見摸不著的軟件系統贏利能力遠遠高于硬件,汽車智能化的進化,將會使得汽車行業的盈利模式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黃振認為,特斯拉不同于傳統汽車,整車性能從出廠的時刻基本固化,而Model 3的交付只是功能迭代更新的開始。百公里加速的提升需要2000美元、冬天后排座椅加熱需要300美元、特殊情況增加5-10%的續航里程,傳統汽車想要做到這一切,需要在4S店完成,而特斯拉僅僅只需要OTA在線升級即可完成,類似智能手機領域的軟件更新。

  特斯拉采用全新的電子電氣架構和域控制器實現硬件功能的迭代更新,同時自研核心部件的軟件控制算法,通過軟硬件的結合實現整車控制功能由過往的“諸侯割據”轉化為“中央集權”,這也是特斯拉通過OTA實現整車制動距離由46米縮短為40米的關鍵。

  汽車行業智能化的迭代更新將為行業創造新的發展機會,包括整車EE架構的變革和域控制器的發展、軟硬件解耦將為零部件企業提出新的要求、汽車半導體價值含量的增加、執行系統升級為電子線控、零部件的模組化。

  從更長的時間周期來看,汽車只是智能化產業應用的一環,隨著汽車智能化產業的成熟,包括感知、決策和執行系統可以應用于更多的場景(駕駛的環境相對更復雜),比如功能更為強大的家庭服務機器人、餐廳的送餐機器人、物流機器人等等,萬物皆智能的通用機器人將有望成為更為廣闊的發展空間。

  商業航天:超越阿波羅登月的發展新篇章

  黃振介紹,全球商業航天市場自上個世紀七十年代阿波羅登月之后,目前將進入第二個黃金發展周期。上一個黃金發展周期主要驅動因素來自美國蘇聯政府的投入,政治博弈的訴求高于商業利益,而這一輪黃金發展周期的主要驅動因素來自技術創新帶來的性價比提升。

  他認為,這一輪技術創新最有代表性的企業是SpaceX,過去商業航天無法大規模民用的問題在于成本太貴,而成本過高的主要原因在于火箭等高價值載荷一次報廢的屬性,SpaceX通過兩個途徑降低了商業航天的應用成本,首先是火箭的重復利用,通過自主研發的可變推力發動機實現了一級火箭的回收,在獵鷹9號二級火箭中,一級火箭成本占比約為60%,一大半成本被它進行了回收,因此SpaceX的發射成本不到歐美同類火箭的40%。其次是一箭多星,單枚火箭成本固定,只有發展一箭多星的技術,才有可能降低單顆衛星的發射成本,并最終降低衛星的使用成本,SpaceX火箭和衛星一體化的商業模式,解決了衛星功能、衛星外形和火箭載荷相匹配的問題,最終實現了一箭六十星的突破。

  黃振總結,本輪商業航天市場的黃金發展周期,短期關注航天制造業、中長期關注運營環節,如3D打印、智能駕駛和企業經營數據挖掘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