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天,黃沙侵襲北京,整個城市蒙上賽博朋克濾鏡。有人說,感覺好像產生了時空錯亂,又回到了2009年,北京依舊在刮沙塵暴,影院依舊在放阿凡達,A股還是3000多點……

春節前剛剛入市的新基民,看著賬戶里發出的綠光,感慨A股和基金都是渣男,在基金吧留下一句“經理菜”,憤憤贖回。

經歷過2015年和2018年的老基民則淡定得多,甚至開始了定投。

投資總要和不確定性較量,這幾個不同于固有印象的事實也許能給你一些信心:

中國主動權益基金大幅跑贏美國同類

雖然上證指數長年在3000點附近徘徊,Wind數據顯示,主動權益基金卻節節高升,近17年來甚至以年化17.5%的回報大幅跑贏標普500指數。

為什么對比這兩者呢?首先,普通股票型基金指數由540只股票型基金等權重編制而成,每個交易日及時調整樣本(新基金在 3 個月后才加入樣本),基本上能夠代表主動管理權益基金的平均水平。

而標普500能否代表美國共同基金的主動管理能力?除了巴菲特和對沖基金Protg的十年賭局,Barron’s研究員也曾對晨星數據庫中所有的大盤股基金(包括價值型、混合型和成長型)進行了研究,發現在過去的十年里(截至2019年11月21日),僅有22%的主動型基金(840支基金中有182支擁有十年記錄)的年回報率超過了標普500指數——我們姑且可以認為標普500指數優于大盤股基金的整體表現。鑒于大多數中國主動權益基金也是以中大盤風格為主,兩者具有一定可比性。

對比結果非常驚人:2004年以來普通股票型基金指數上漲1384%,年化收益率17.5%,同期標普500指數僅上漲257%,年化收益率7.63%——A股是主動管理機構獲取阿爾法的沃土。

圖片

來源:Wind,朱雀基金整理

圖片

來源:Wind,朱雀基金整理

從陡峭的曲線來看,而立之年的A股像個血氣方剛的小伙子,時而轟轟烈烈,時而垂頭喪氣。200多年歷史的美股顯然更加成熟,曲線平滑許多。但從最大回撤來看,美股也有腰斬的時候,只是A股的次數更多。

相應地,主動管理基金整體走勢也頗為曲折,但最大回撤比上證指數更小?;褡顬榕靶牡碾A段自然是過山車的頂峰,但暴漲暴跌總是相伴而來,追漲殺跌最不可取,在相對低位買入并耐心持有才是最適合大多數人的策略。如果不慎買在高點,通過定投可以有效降低投入成本,大大縮短填坑時間。

經濟復蘇中的股市和利率一般是同向上升的

伴隨經濟復蘇,流動性的收緊幾乎無可避免,必然會對股市形成巨大利空嗎?國信證券復盤了歷史上三次經濟復蘇,分別是2006~2007年、2009~2010年、2016~2017年,其間股市表現和利率是同向的,即利率和股指同時上升,并不是想象中的利率上行對股市利空。而真正的“牛熊轉換”(2008年、2011年、2018年),都是出現在復蘇結束盈利下行周期中。

圖片

興業證券也得出了相似的結論:美債利率上行市場并不一定差,取決于經濟基本面的成色,以及美債利率上行是否會誘發危機?;仡?2000 年至今5輪美債利率上行,能夠看到:

1)美債利率和估值正相關而非負相關,因為利率上行往往伴隨著經濟復蘇,盈利牛推動權益資產估值抬升。

2)美債利率上行觸發危機后,美股才殺估值,同時利率會一同下行,反映衰退預期。美債利率引發危機與彼時的經濟、金融脆弱環節有關,而本輪美國的疫苗加速推廣疫情褪去、1.9 萬億美元財政刺激的環境下,具備極強復蘇強度,金融和經濟環境韌性十足。因此美債利率上行中,盡管納斯達克指數下挫,但道瓊斯指數表現優異,全球市場更傾向于結構轉換,而非牛熊轉換。

圖片

數據來源:Wind,興業證券經濟與金融研究院整理

昨天,美聯儲宣布維持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在0-0.25%之間,并明確在2023年前不會加息。而我們和2008年危機時期相比,去年采取了相當克制的貨幣政策,現在也沒有大幅收緊的基礎。

圖片

數據來源:Wind,興業證券經濟與金融研究院整理

春節后七成個股取得正收益

感知上,春節后的股市一蹶不振。實際上,大盤指數下跌的同時,上漲公司家數超過3000家,市場特征表現為結構調整,而非趨勢牛轉熊。一定程度上,輪動有利于行情的延續。

結構調整中,首當其沖的是此前機構持股較為集中的資產。通過快速下跌,市場正在消化貼現率上升和滯脹預期,并進入盈利主導階段。長期增長的優質公司因此出現的超調也恰恰為投資者提供了超額收益的來源。

圖片

來源:網絡,朱雀基金整理

從1-3年的維度,長期增長的優質公司將有較好的絕對收益:頭部公司的估值已回到動態40倍PE左右,高估程度大幅緩解;市值500-3000億上市公司的動態PE已接近20倍,進入中長期布局區間;橫向對比,中偏大型公司的估值已低于美股同類公司。

基金業協會近期公布了《2019年度全國公募基金投資者狀況調查報告》,基于51430份調查問卷的統計顯示,93.4%的投資者認為自己的金融知識水平高于或者處于同齡人平均水平。

與此同時,45%的基民持有單只基金的時間不超過1年,19.2%的投資者(約8成以權益投資品種為主)2019年度基金盈利 30%以上。而2019年主動股票開放型基金的收益率中位數是47%,也就是說約8成的基民跑輸基金平均水平。

就好比大多數人都認為自己顏值中上、車技超群,投資者也會有過度自信的傾向,從而衍生出頻繁切換、盲目擇時等不當操作。

在此前的文章《擇時:投資中不那么重要的事》中,我們介紹了股民和基民的擇時行為。統計顯示,無論是單邊下跌的2018年,還是強勢反彈的2019年,95%左右的產品投資者回報率都輸給基金收益率。

所以,即使市場發生變化,也不要輕舉妄動。既然選擇了長期業績可回溯、值得信任的管理人,就不妨多一份信心,耐心持有。

注:本文件非基金宣傳推介材料,僅作為本公司旗下基金的客戶服務事項之一。
本文件所提供之任何信息僅供閱讀者參考,既不構成未來本公司管理之基金進行投資決策之必然依據,亦不構成對閱讀者或投資者的任何實質性投資建議或承諾。本公司并不保證本文件所載文字及數據的準確性及完整性,也不對因此導致的任何第三方投資后果承擔法律責任。本文所載的意見僅為本文出具日的觀點和判斷,在不同時期,朱雀基金可能會發出與本文所載不一致的意見。本文未經朱雀基金書面許可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以任何形式轉發、翻版、復制、刊登、發表或引用?;鹩酗L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