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難,難于上青天。任何一個成功的投資者,無不經歷九九八十一難。

美股200多年的歷史上,發生了兩次世界大戰,經歷了大蕭條、越戰、冷戰、全球金融危機等一系列重大危機,每一次危機都將美股推向懸崖,眼看就要墮入深淵,又在千鈞一發之際強勢崛起。

最近的一次是去年3月,新冠疫情全球蔓延,美股暴跌熔斷,巴菲特感慨“我活了89歲都沒見過這場面”,結果十天之內美股熔斷了四次,標普500跌至2191點,隨后一路飆升,現在已經3950點。

所以,只要一個人的投資生涯夠長,就難免遭遇坎坷。巴菲特60多年投資生涯中,見過的場面比我們多得多。人們總是津津樂道股神收獲了哪些十倍股,但選擇性無視了持有牛股的艱難。

巴菲特上月發布的《致股東信》列出十大重倉股,不少十倍股,其共同點是持股時間都很長:有的從1964年就開始買入,有的從1988年,有的從2008年。長期持有是因為一帆風順嗎?恰恰相反。股神手中的一只二十倍股走勢是這樣的:

圖片

來源:Wind,朱雀基金整理

這個案例完美契合了我們之前說的80/20模型:當你選中一只牛股,80%的收益可能都來自于20%的時間,另外80%的時間都要在等待中度過,忍受波動,忍受平庸。

圖片

來源:朱雀基金

看到這里,很多股民嗤之以鼻,為什么不在2009年出掉,然后在下一次暴漲前買入呢?后視鏡里人人皆股神,而投資只能向前看。精準擇時,三五次也許可以,十次百次呢?大概率是隨機漫步。

短期波動難以把握,但我們可以相信盈利

在#投資有道#專欄中,我們說過,投資收益來自于兩部分:估值的抬升和業績的增長。估值會回歸均值,而盈利會聚沙成塔,是驅動股價上漲的長期因素。

約翰博格在《長贏投資》中將美股收益拆解為投資收益和投機收益,前者由股息收益和收益增長構成,對應企業的盈利能力,后者由估市盈率變動構成,對應企業的估值變化。

通過統計1900年以來每10年的收益數據,約翰博格發現,除了1930年代大蕭條時期出現負值,其余時期的投資收益是非常穩定的,大約在8%~13%之間,平均值為9.5%,其中股利回報均值為4.5%,盈利增長回報為5%。

與此相反,投機收益卻隨著市盈率的波動大起大落,在-10%~10%之間劇烈波動,但平均值僅為0.1%。因為投機行為主要由大眾情緒主導,當樂觀情緒蔓延時,風險偏好抬高,資金涌入股市,從而抬升估值,反之則跌落。長期來看,人們的樂觀和悲觀情緒大致抵消,估值對股價貢獻寥寥。

不同門派各有心法,時間會證明一切

當前的情形,正是“核心資產”殺估值的階段,不少前期高位的個股已經跌至六、七折?;久姘l生變化了嗎?不少龍頭公司盈利依然向好,競爭格局仍在優化,中長期競爭力并未削減。

由于市場中的參與者眾多,資金的投資期限長短不一,所以我們會看到同樣是價值投資者,也會在某個時點做出截然相反的決策。有人獲利了結,轉向銀行地產化工等低估值板塊;有人堅守成長賽道,把握超跌機會。不同門派各有心法,時間會證明一切。

春節后的大幅調整中,權益基金(成立五年以上的普通混合型+偏股混合型,合并AC計算)中,85%的基金跌幅超過10%,剩余15%的基金回撤表現優秀,絕大部分是低估值策略。盈虧同源,這類基金去年的漲幅中位數僅22%,近三年和五年也整體落后。

圖片

來源:Wind,朱雀基金整理

可以肯定的是,無論什么策略都有短板,都會遭遇逆境。一個策略長期有效的前提,是短期會時不時地失靈。人生的苦惱通常來自于“既要、又要、還要”。既要高收益又要回撤小還要流動性,投資就無從下手了。周期、價值、成長,每一次輪動都想踏準,大師級的投資者也做不到。

你不可能賺到所有的錢,也很難賺到最多的錢。頻繁擇時難免追漲殺跌,“追漲”是虧損的根源所在,而“殺跌”完成了由浮虧到實虧的轉換。最切實際的做法是,通過觀察長期業績、特殊年份表現、投資理念和風格,選擇與你價值觀相匹配的基金管理人,然后使你的資金期限匹配管理人的投資期限。對于權益投資而言,持有三年以上的勝率較大。

基金業協會統計,2005年以來,偏股型基金歷史年化收益率平均為17.04%,也就是說,如果從05年開始持基,到現在平均資產翻了10倍,長期投資的力量不可小覷。

盈利上升和估值下降交織,把握超跌機會

近期A股調整的背景是,美債和商品市場仍處在波動率較高的狀態,滯脹預期上升,并壓低市場風險偏好。單日較大的跌幅我們認為主要來自交易層面的負反饋,與公司價值無關,屬于市場超調。

今年A股的總體特征是流動性壓力和盈利支撐的交織作用震蕩前行。在國內外經濟整體復蘇的大背景下,由流動性和風險偏好導致的估值下修更能凸顯優質公司的價值。

圖片

來源:Wind,朱雀基金整理

經過本輪快速下跌,從估值角度來看,頭部公司的估值已回到動態40倍左右,市值1000-3000億上市公司的動態PE處在20-30倍,中長期已有較高吸引力。市場也許會延續慣性出現超調,但同時也是獲取超額收益的機會。我們判斷,在這輪沖擊過后,市場將更多關注經濟增長而不是利率上升,在經濟擴張階段,利率上升是正?,F象,市場消化利率回升影響后經濟增長會成為市場上漲主導因素,市場將進入新一輪慢漲格局。

注:本文件非基金宣傳推介材料,僅作為本公司旗下基金的客戶服務事項之一。

本文件所提供之任何信息僅供閱讀者參考,既不構成未來本公司管理之基金進行投資決策之必然依據,亦不構成對閱讀者或投資者的任何實質性投資建議或承諾。本公司并不保證本文件所載文字及數據的準確性及完整性,也不對因此導致的任何第三方投資后果承擔法律責任。

本文所載的意見僅為本文出具日的觀點和判斷,在不同時期,朱雀基金可能會發出與本文所載不一致的意見。本文未經朱雀基金書面許可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以任何形式轉發、翻版、復制、刊登、發表或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