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曹溢


據全國掃黑辦消息,截至今年8月底,全國累計打掉涉黑組織3347個、查控資產3793億余元。其中,資產在億元以上的涉黑組織528個,查控資產3369億元,平均每個涉黑組織6.38億元。三年來,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全力推進“打財斷血”,一批為惡多年的“黑金組織”被連根拔掉,專項斗爭取得重大階段性勝利。
涉黑涉惡組織掌握資產之巨,令人瞠目。而巨額“黑金”背后,則是多年來黑惡勢力對國家資源的侵占、社會經濟的侵蝕和對人民群眾切身利益的侵害。專項斗爭開展以來,全國打掉相關行業強攬工程、惡意競標、欺行霸市、強買強賣等涉黑組織1128個,涉礦領域涉黑組織449個,非法放貸、暴力討債的“套路貸”團伙6814個。掃黑除惡成效迅速顯現:海南萬寧打掉25個黑惡組織后,市場主體增長65%;打掉“劉氏兄弟”涉黑組織后,安徽蚌埠整治廢棄礦山3500畝、造林5700余畝;江西贛州“肉霸”周某波、“氣霸”趙某木被打掉后,肉價每斤便宜了2元,氣價每罐便宜了20元。掃黑除惡“打財斷血”,是維護社會穩定、維持市場秩序、維護民生民利的重要行動,必須堅決斗爭到底。
從案件查辦情況看,黑惡勢力坐大成勢離不開“以商養黑、以黑護商”,違法犯罪積累的“黑財”也是很多黑惡組織圖謀“東山再起”的資金依靠。此次打掉的山西任愛軍、廣西張樹輝等多個黑惡組織頭目,以前都曾因涉黑犯罪被判刑。他們之所以“死灰復燃”,都與“打財斷血”不徹底緊密相關。
加強源頭治理“打財斷血”,一方面要全方位起底,清繳黑惡勢力“黑金”“隱財”,讓其“血本”無歸;另一方面要徹底切斷黑惡勢力謀財之道,讓其無路可走、無勢可依。截至8月底,全國共判處追繳、沒收違法所得和財產刑436億元。目前,仍有146億元涉案資產正在執行中。
除了清繳“黑財”、嚴厲打擊黑惡勢力,要更加密切地結合“打傘破網”工作,壓縮黑惡勢力生存、復萌空間。從通報案例看,一些黨員干部明知黑惡勢力為非作歹,卻與其沆瀣一氣、同流合污,或為其生產經營搭橋鋪路、提供資金政策支持;或對其違法犯罪活動有案不立、立案不查;或案發后通風報信、說情抹案,導致黑惡勢力有恃無恐、屢禁不止。內蒙古自治區通遼市委原常委、政法委書記辛金山,為易連峰涉黑組織“零地價”獲取土地提供幫助,就是黑惡勢力無本萬利攫取“黑財”的典型。
今年是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三年為期目標實現之年,在保持掃黑除惡力度不變的基礎上,要更加注重源頭治理,謀劃長效機制。紀檢監察機關要緊盯權力運行環節,對公職人員涉黑涉惡違紀違法苗頭性問題早警示、早糾正、早處理。
據全國掃黑辦消息,截至今年8月底,全國累計打掉涉黑組織3347個、查控資產3793億余元。其中,資產在億元以上的涉黑組織528個,查控資產3369億元,平均每個涉黑組織6.38億元。三年來,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全力推進“打財斷血”,一批為惡多年的“黑金組織”被連根拔掉,專項斗爭取得重大階段性勝利。
涉黑涉惡組織掌握資產之巨,令人瞠目。而巨額“黑金”背后,則是多年來黑惡勢力對國家資源的侵占、社會經濟的侵蝕和對人民群眾切身利益的侵害。專項斗爭開展以來,全國打掉相關行業強攬工程、惡意競標、欺行霸市、強買強賣等涉黑組織1128個,涉礦領域涉黑組織449個,非法放貸、暴力討債的“套路貸”團伙6814個。掃黑除惡成效迅速顯現:海南萬寧打掉25個黑惡組織后,市場主體增長65%;打掉“劉氏兄弟”涉黑組織后,安徽蚌埠整治廢棄礦山3500畝、造林5700余畝;江西贛州“肉霸”周某波、“氣霸”趙某木被打掉后,肉價每斤便宜了2元,氣價每罐便宜了20元。掃黑除惡“打財斷血”,是維護社會穩定、維持市場秩序、維護民生民利的重要行動,必須堅決斗爭到底。
從案件查辦情況看,黑惡勢力坐大成勢離不開“以商養黑、以黑護商”,違法犯罪積累的“黑財”也是很多黑惡組織圖謀“東山再起”的資金依靠。此次打掉的山西任愛軍、廣西張樹輝等多個黑惡組織頭目,以前都曾因涉黑犯罪被判刑。他們之所以“死灰復燃”,都與“打財斷血”不徹底緊密相關。
加強源頭治理“打財斷血”,一方面要全方位起底,清繳黑惡勢力“黑金”“隱財”,讓其“血本”無歸;另一方面要徹底切斷黑惡勢力謀財之道,讓其無路可走、無勢可依。截至8月底,全國共判處追繳、沒收違法所得和財產刑436億元。目前,仍有146億元涉案資產正在執行中。
除了清繳“黑財”、嚴厲打擊黑惡勢力,要更加密切地結合“打傘破網”工作,壓縮黑惡勢力生存、復萌空間。從通報案例看,一些黨員干部明知黑惡勢力為非作歹,卻與其沆瀣一氣、同流合污,或為其生產經營搭橋鋪路、提供資金政策支持;或對其違法犯罪活動有案不立、立案不查;或案發后通風報信、說情抹案,導致黑惡勢力有恃無恐、屢禁不止。內蒙古自治區通遼市委原常委、政法委書記辛金山,為易連峰涉黑組織“零地價”獲取土地提供幫助,就是黑惡勢力無本萬利攫取“黑財”的典型。
今年是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三年為期目標實現之年,在保持掃黑除惡力度不變的基礎上,要更加注重源頭治理,謀劃長效機制。紀檢監察機關要緊盯權力運行環節,對公職人員涉黑涉惡違紀違法苗頭性問題早警示、早糾正、早處理。